当代科研工作者的社会责任 - Powered by HYBBS

当代科研工作者的社会责任

admin   ·  8月前   ·   问题交流

前几天有幸在港科大现场聆听了施一公的演讲,演讲现场火爆异常,很多同学都说在港科很少能见到这种不是诺贝尔奖获得者而有这么多观众的场面,学校也因为参加讲座的同学人数过多而把教室改到了更大的会议室。


IMG_20180319_143558.jpg

施一公在港科大的演讲


其实可能和大多数朋友们一样,我们都早已经听过施一公的演讲,更多的可能只是单纯希望当面见一见这位当代著名的科学家。细数当代中国比较年轻的科学家们,可能除了杨振宁、李政道等几位已经获得诺贝尔奖的人之外,施一公、颜宁、饶毅、潘建伟等几位是最为大众所熟知的了。


施一公其实是我河南老乡,他的家乡是河南驻马店,而我的家乡是河南周口市,两个城市距离很近,所以他在老家的很多个人经历我真的非常可以体会。他曾经在撒贝宁主持的《开讲啦》节目中讲到,一般科学家都是比较低调的一个群体,老老实实的待在实验室里面。但是他同时也觉得科学家更应该有一种社会责任,现代的年轻人会面临各种各样观念的冲击,有很多观念他不是不理解而是不能理解,现代的科学家们有责任向当代年轻人们传达一种价值观。下面我附上了施一公在《开讲啦》的演讲视频,视频开场撒贝宁称施一公为当代的 “赛先生”。(https://v.qq.com/x/cover/h370vgxtqqo3de7/d0551h98k6u.html


1995年从霍普金斯大学生物物理系拿到博士学位,尽管觉得自己已经基本上板上钉钉会去做学问了,施一公总希望自己不留遗憾。他去面试了几个位置,拿到了一个保险公司中国首席代表的位置,当时面试他的这几位面试官有一位跟他讲,他说小施啊,中国的保险法刚刚放开,你加盟我们,我们进军中国市场,你转眼间就是六位数字的收入,六位数你们知道是多少美元,然后你会是中国市场的开拓者。当时听得他也是觉得很好玩,但是真的不是心旷神怡,因为他觉得不够浪漫。其实他去面试的主要目的是说服自己做学问,做科学是最浪漫的事情,最梦寐以求的事情。


当你跟着自己的兴趣,真正凭自己的兴趣走一条路的时候,要坚定地走下去,不要被周围的人、事物轻易打动,对于他而言,从事科学研究这条路,自己从来都觉得是一条正路,从来不会为周围的东西所打动、所打断。他也希望我们在座的朋友、同学、学生,大家能够好好地走自己的路,不要轻易地被周围的价值观所牵引,尤其是不要轻易地被以金钱论英雄的价值观所牵引。


这时候,我不得不提一下北大教授张维迎在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毕业典礼上的演讲。这段视频是我的导师在一次组会后发给我们的,看完后我真的感触颇深。(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7223689/


过去三十多年,中国经济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这一成就是建立在西方世界过去300年发明创造所积累的技术的基础上,支撑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每一项重要技术和产品,都是别人发明的,不是我们自己发明的。我们只是套利者,不是创新者,我们只是在别人建造的大厦上搭建了一个小阁楼,我们没有狂妄自大的理由!


牛顿花了30年的时间发现了万有引力,我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搞明白了万有引力定律。如果我宣称自己用三个月的时间走过了牛顿30年的道路,你们一定觉得可笑。如果我再反过来嘲笑牛顿,那只能说明我太无知!


我们常说中国用世界7%的可耕地养活了世界20%的人口,但我们需要问一问:中国何以做到这一点?简单地说,就是大量使用化肥。中国人食物中大约一半的氮来自无机化肥。如果不使用化肥,一半的中国人会饿死。


氮肥的生产技术是那来的呢?是100多年前,德国科学家弗里茨·哈伯和BASF公司的工程师卡尔·博什发明的,不是我们自己发明的。1972年尼克松访问中国后,中国与美国做的第一单生意,就是订购13套当时世界上规模最大、最现代化的合成氨尿素生产设备,其中8套来自美国的KELLOGG公司。 


再过五十年、一百年重写世界发明创新史,中国能否改变过去500年史上的空白?我觉得这是每一位青年学子要认真思考的问题,如何使中国变成一个创新型国家,如何培养出优秀的创新型人才。


钱学森曾经提出过一个著名的问题,后来被人命名为“钱学森之问”。可以说,钱学森是一位改变了中国历史进程的科学家。如果没有他,中国的导弹和航天事业不可能这么快速地发展起来,中国也不可能在国际社会有强硬的话语权。钱老也是我年轻时的偶像,也正是因为他,我决定了报考西北工业大学的航空学院。


钱学森之问实质是:发展中国家如何发掘与发挥创造性人才的社会功能与价值,也就是如何从知识型、技能型人才教育模式向创造型、发明型人才培养方法的转型。其中涉及如何重用自主创新型人才 - 设立客观的科学的人才评估体系,以及社区的精神文化建设、学校的德才兼备教育与创业园的孵化器建设等几个方面。另外,为何我国没有诺贝尔那样的发明家型企业家,为何没有企业家设立科学研究基金会与科学奖?古代中国建立以儒者(有德有学的文官)入仕途体制,欧洲近现代化形成了以技术发明而成为企业家的知识产权体制;因此,学术道德和知识产权的保护体制健全是极为重要的方面。(https://v.qq.com/iframe/player.html?vid=8ZefsYgm4XT&tiny=0&auto=0


认真思考当今社会,重钱不重人是社会风气问题根源之所在,以人为本重的才是人,人是才之本也是财之源,一个人本身的品德修养与才学能力是知识与技能之根本,教育如果不放在品学才能的培养上,只是放在一些背书知识与技术细节上的话,怎么能造就社会尽职尽业的各类专门人才呢,其中,也包括具备道德良知与专业才能的商人或称之为商业人才。创新型科技项目指南、公平竞争机制与客观评估系统等也都是影响创新的极为重要方面。


教育乃国家之本。钱学森指出,“现在中国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的东西,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可见,中国崛起太慢的根本原因主要在教育。教育培养不出杰出人才,国家崛起就会受到方方面面的制约。中国教育界广泛存在的问题,比如说,应试教育、学术腐败、论文抄袭等,已有数不清的批评性和建设性的文章,然而,问题始终不见真正得到解决。归根结底就在于教育系统的改革始终如“老牛爬坡”,导致学校行政化趋势加剧,教师功利化趋势加剧。这样的学校和教师有可能培养出像钱学森这样的科学大师吗?


在这里,需要提一下一所大学的名字,那就是西南联大。这所在抗战期间只存在了8年的大学,毕业生3300余人,为后来的新中国培养出了174位院士,涌现了众多中央研究院首届院士、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及台湾“中研院”院士;其中有杨振宁、李政道2人获得诺贝尔奖;赵九章、邓稼先等8人获得“两弹一星”功勋奖;黄昆、刘东生、叶笃正、吴征镒、郑哲敏、于敏6位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宋平、王汉斌、彭佩云则成为国家领导人。


回顾西南联大的成功,核心原因应该就是“教授治校”的体制。所谓的“教授治校”,乃基于对学术共同体的信任。西南联大教授大都是留学生(尤其是理工科方面),有基本相同的学术理念,故能真诚合作。西南联大除夕副刊主编的《联大八年》(1946),其“联大教授”部分有一类似“小引”的插页称:联大一百七十九位教授当中,九十七位留美,三十八位留欧陆,十八位留英,三位留日,廿三位未留学。三位常委:两位留美,一位未留学。五位院长,全为美国博士。廿六位系主任,除中国文学系及两位留欧陆,三位留英外,皆为留美。

一所大学的教授,留学生占86%(留美学生占55%),这种学术背景的高度同质,在那个特定时代,使得教授们容易就某些重大问题达成共识,减少不必要的内部纷争。而环境的艰难,使得文、理科教授混合居住,彼此之间很容易沟通。


比起教授之合作无间,更重要的是师生关系十分融洽。联大西迁昆明后,1938年春曾在蒙自设文法学院,负责筹备的郑天挺教授日后回忆:“西南联大的八年,最可贵的是友爱和团结。教师之间、师生之间、三校之间均如此。在蒙自的半年,已有良好的开端。同学初到蒙自时,我每次都亲到车站迎接,悉心照料,协助帮运行李。其他教授亦如此。”


timg.jpg

南方科技大学校园


当代中国,让大家看到曙光的是深圳一所新兴的大学,南方科技大学。我身边就有很多南科大培养出来的学生,给我的感觉是他们真的是非常有学术理想和抱负的一批人,他们很多人从本科起就从事科学研究,大学毕业时都会在英文国际期刊上发表论文,然后很多人本科毕业后就去了欧美国家继续从事博士研究。他们的价值观很多是希望成为自己专业领域的学术大牛,而不像现在大陆很多学校培养的学生,大学四年沉迷于电脑游戏和谈恋爱之中。


当然,讲到南科大也不得不提港科大了,因为南方科技大学的目标就是建成中国大陆的港科大。我不敢说自己对港科大文化与价值观的理解有多深,但是很多小的细节让我逐渐意识到这所和我同龄的学校真的聚集了一大批有相同价值观的同学们,科大很多同学们都有着用自己的技术改变世界的想法,也慢慢造就了大疆、云洲智能等高科技公司。


前几天在参加大疆宣讲会时,在演示完大疆Mavic Air的提问环节,有同学就针对大疆无人机续航只有二十几分钟的问题,提出了能否利用无线充电技术实现无人机长时间续航的想法,虽然大疆的学长说目前无线充电功率太低,但是我觉得这个技术未来一定是一个可行的趋势。而且前段时间也看到过国外利用激光无线传输达到无人机长时间续航的产品。


港科大刚刚卸任的校长陈繁昌说过:回顾科大的成果有四个原因。首先是学校的定位。当时科大的定位就是香港第一所研究型的大学,所以学校很注重研究。第二就是聘请教授方面,科大十分注重人才引进,聘请的都是全世界最优秀的人才。第三个原因就是资源方面能够达到国际水平,有条件吸引世界一流人才。第四个,机缘方面也很重要。二十多年前香港经济增长比较快,就像现在的内地。香港政府当时就想在高等教育方面投资多一些。


认真思考中国内地大学,我认为教育和科研体制是迫切需要改革的。施一公曾经不止一次建议,提高科研人员的待遇。这一点我觉得广大科技工作者们真的非常感激他。如果没有足够高的待遇,很多人都会被生活所迫去拉横向课题,也就渐渐失去了学术研究的兴趣和动力。当然,除了待遇问题,还有就是科研设备的管理方面,我认为需要借鉴香港高校科研设备全校甚至全国共享的体制。大陆高校的高端科研仪器其实很多,但是每个团队资源不能共享,很多设备并不是你想用就可以用的,而且有时候交钱你也用不了。在港科大我的体会是,自己可以随时预约全校的科研仪器,很多大型仪器是属于学校的Central Facility的,教授们从经费中支付仪器使用费。很多科研仪器也是学校的Central Facility与教授们一起购买的,文章中也会有致谢。这样资源共享真的很大程度促进了科研的进步。


总之,在这个越来越浮躁金钱至上的社会,希望更多的人可以找到自己真正的兴趣之所在,科研人员更应该清晰自己的价值观和自己承担的社会责任,真正为中国的科技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个人公众号,微信搜索yankaiphd,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加关注。

yankaiphd.jpg

0 条回复   |  直到 8月前 | 518 次浏览
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